日志文章


2013-07-12

《九渡纪亊》之七(二)失踪的秦家母子

(二)失踪的秦家母子

  秦安童是秦士保的儿子。
  他从香港回来,买下这个小院给他爸养老。有时也住一段时间,陪陪他父亲聊聊天。说起父亲的事,竟说,怪他自己倔脾气,那么认真干什么。从来都是混水摸鱼。真真假假,才趣味无穷。水至清,则无鱼,太认真了,还不是自找倒霉?秦安童反倒没有为父亲的不公平遭遇,表现出他的愤慨与不满。
  秦士保是当乡武装干事时,和一个叫白玉兰的妇女主任结的婚。那是个乡村教书先生的女儿。媳妇像她的名字一样漂亮,花似的。又有文化,知书达礼。也是解放战争期的爱国学生,参加的革命。谁不羡慕秦士保好福气。而且,白玉兰接连给他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取名安童,女儿取名彩云,夫妻俩开心极了。
他们夫妻俩都有一份工资,两个孩子穿机器做的洋布制服,吃白面馒头,咸鸡蛋(平原少水网,少见鸭子,也难见到咸鸭蛋,当地都用鸡蛋腌制),喝大米粥。过的是当时穿粗布衣服、吃窝窝头、咸菜的农村孩子艳羡的好日子。
  自从秦士保被撤了职,日子就变了。但是,那也不过家里少了一份欢笑,外头少了一份尊重,吃穿依旧不愁。等到五九年反右倾,秦士保被判十年有期徒刑投进监狱,就天塌地陷了。
  丈夫的命运就是妻子的命运,在中国真是至理名言。白玉兰被免去妇联主任职务,到乡卫生所当一名总务员。秦士保的工资也没了,日子开始难过了。。
  安童和彩云两个孩子正上小学,开始受气。同学骂他们兄妹“小秦桧”“右派羔子”“老右老右”,两个孩子受尽欺凌。好在秦安童十分大度,从不还击。反而说:不够不够。再加点料。秦始皇好不好?同学说:你想得美,你也配?秦安童回到家,常偷偷地哭,伤心极了。
  人倒霉的时候,总是雪上加霜,真是一点不假。六六年秦士保刚服完十年徒刑,出狱后为一幅破画争辩,又被第二次收监。这次判了无期徒刑,更重了。
正值文革大批判时期,白玉兰作为反革命家属,挂上破鞋被批斗。兄妹俩如同瘟神,人人避之而恐沾连祸端。一家三口想死的心都有。
  有天晚上,白玉兰对孩子们说:“家里是过不下去了。你们到香港找你大姨去吧。这个钱包里有二百块钱,是咱家的全部积蓄,都给你们带上。你们兄妹两个,彩云心细些,彩云带着,买车票、买吃的。你们先上济南北边的禹城,从那儿上火车。如果买不上票,你们就扒上拉煤的火车往南走。遇到人查,就说父母都死了,到广州投亲去。可别说去香港。千万别说实话。说实话吃亏。你大就是吃了说实话的亏。记住没?”
  两个孩子说,记住了。
  到了广州听说就快到香港了。你大姨叫白玉英,你姨夫叫贾天真,是个贩卖古董的商人。我也没有她们的地址。但做古董的人不多,你们找卖古董的店老板打听,应该不难找到。
  白玉兰又拿出一件儿子的棉袄,让两个孩子仔细摸摸,前大襟里有硬硬的一大块东西。
  她嘱咐孩子说,这是你姥爷一本插满了邮票的本子,去世前留给我救命的。他说能卖两根金条。里面有一套三全张清朝的大龙邮票,最值钱。你姥爷嘱咐我不到紧急时候不能用。现在到了紧急的时候了,该用它了。你们记住:要抱在怀里,不能丢了。我打听过了,广州那边有人用小船帮人往香港那边逃。谁能帮你们去香港,你们就给谁。什么都不如命值钱。”
  到底是当过干部的,安排布置得比一般人家周到细致得多。
  白玉兰交代完,一手搂住一个孩子,泪如雨下。嘴上却说:“不准哭。叫人听见就走不成了。”
  女儿彩云懂事,心细。她给娘用手擦着泪,问:“我们都走了,你怎么办呢?”
  白玉兰说:“你们都走了,我就没牵挂了。娘一个人,怎么都能过。”
  儿子秦安宁说:“娘,过两年我们回来看你。”
  白玉兰严肃地说:“你们不要回来。这个地方,你们永远不要回来。你们逃过去了,安定了,我就去找你们。你们要等着我。你们可不能灰心,不能放弃,一定要逃过去,一定要成功。”
  第二天,天蒙蒙亮,白玉兰给儿女煮了半夜起来包的饺子,给出远门的亲人送行,这是老辈子传下的习俗。她把儿女送上去禹城的汽车,就哭了。一双儿女把她的心掏空了,带走了。
  她软瘫在地上,许久爬不起来。
她艰难走回家,双手竟无力推开自己的家门。她斜拉着身子,用肩膀撞开,再一次跌倒在地上。
她病倒了。
    过了两天,白玉兰向单位请了病假。好一些的时候,她去一百公里外的劳改农场看望服刑的丈夫。她报告了儿女的去向。秦士保无比激动,他改了当时流行的革命口号说:“患难方知亲人近,服刑更觉媳妇亲。”
  白玉兰骂他:“一根筋,你又瞎说,当心造反派斗你。”
    秦士保说:“又不是毛主席语录,戴不上篡改最高指示的帽子。”
    白玉兰上一次,还是在丈夫六六年出狱前,去探监时嘱咐他:“你还有一年就满了。我们快熬到头了。出来再别瞎说了。”
    秦士保满口答应:“再不说再不说。我当哑巴。”
    可是秦士保刚出来半年,又为是林毛在井冈山会师还是朱毛在井冈山会师大闹展览馆,以攻击林副主席的现行反革命罪被判无期徒刑。又是政治犯,将被终生监禁。正值文革初期,社会一片混乱。白玉兰被戴上反革命家属牌子,脖子上挂上破鞋批斗。白玉兰这次彻底绝望了。
  白玉兰这次给丈夫送去一套衣服一条香烟,对秦士保说:“其实,你待在里面也不错。大家都一样,没有谁看不起谁。比我在外边还强。我天天不敢抬头。我就是心里放不下两个孩子,也不知咋样了?过去了没有?找着人没有?”说完又哭。
  秦士保赶紧安慰她:“错不了,错不了。安童多机灵,肯定过去了。那边是自由世界。”
  白玉兰说:我过几天就到山西我弟弟那儿去,要是能待住,我就不回来了。我今后不能来看你了。你自己保重吧。说完,泪如雨下。
  秦士保惊呆了。
他惶恐地对妻子说:你可别想不开。咱为孩子也得活着。我们活着,好歹他们还有个家。
秦士保说罢也大哭起来。
  白玉兰回来又向单位续了几天假,说去山西弟弟那儿看看重病的母亲。从此再没回来。单位派人去找,他山西的弟弟说,根本就没来过。谁也不知道白玉兰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派出所给一家三口挂了失踪。
    安童和彩云兄妹俩买上了车票,在拥挤的火车里,到达上海,又转车上了广州。竟没用灰头黑脸的扒煤车,真是老天爷不饿死瞎家雀,福大命大。
  也真是基因相传,秦安童比他当过驴驮鬼的爹还精明。他在广州火车站广场竟然找到了走私人贩子的“蛇头”,谈好价格,路线,蛇头看了邮票册,大喜过望。因为他果然看到里面有一套清朝的大龙邮票,早听说有这么一套三张邮票,拿到香港能卖几十万。第二天晚上,兄妹二人跟着到了江边,上了一条机帆船。每人穿了一件救生衣。精明的秦安童才把邮票册交给蛇头。
  蛇头说:“如果遇到香港的巡逻艇,就要全部遣返。那我们就全完了。所以遇不到,是我们命好。遇到了,听我口令就跳海,反正离香港不远了,游上去就行,香港会救济难民,上了岸不会再遣返大陆。各位死生由命,富贵在天。”
  一九八零年前偷渡香港有东、中、西三条路线。
东线是从惠阳县方向直接进入梧桐山、经沙头角或罗芳村偷渡。
中线是沿广九铁路方向向南,进入布吉镇后,再进梧桐山,乘夜色潜入罗芳村一带偷渡,界河守卫较严。
西线又分AB线。A线是进入白石州,偷渡深圳湾,泅渡需时较长,边防军防范较严,还有狼狗追捕。B线是进入蛇口,偷渡伶仃洋或深圳湾,需要泅渡,潮汐较难掌控。三条路各有利弊,都不容易。
蛇头选择的是西路B线。机帆船出了珠江口,灭灯夜航,穿过伶仃洋,进入香港水域的龙鼓水道,快上龙鼓滩时,果然遇上巡逻艇。当探照灯光照射过来,要求停船检查时,蛇头小声命令:“跳!”十几个人全跳下海去了。巡逻艇顾了人顾不了船,机帆船趁机开足马力逃掉了。正好碰上涨潮,兄妹两人紧靠着往岸边划,幸亏离岸近,没被冲走,反而爬了上去。
  香港政府在文革时期表现了人性关怀,了解逃来的难民,都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在大陆活不下去的人,网开一面,没有强制遣返,反而由难民署给统一安置救济,兄妹俩庆幸逃出来了。
    警方根据兄妹俩提供的线索,很快帮他们找到了大姨一家,把他们兄妹交给了大姨。
  大姨听说了姐姐、姐夫的情况,直掉眼泪,哀叹姐姐命苦。姨父贾老板说:“古语说得好,好女不嫁二夫,好马不配双鞍。妹夫在国军干得好好的,那么聪明的人,飞蛾扑火!”一家人议论叹息了一回。
  大姨己经有了两儿两女四个孩子,吃饭穿衣够烦的了。一下子又来两个,怎么安排?大姨嘴上不说,心里并不欢迎。姨父只开了一个二十多平米的古董店,雇了一个学徒营业员。并没发大财,只是日子过得去罢了。倒是大姨父觉得秦安童聪慧机灵,比自己的儿子还强些,将来可能大有出息,心里喜欢,主动提出跟自己当学徒,住到店里,晚上兼守夜,辞掉现在的守夜人就行了。彩云也十四岁了,看样子心灵手巧,可以给人家去打工做塑料花,也能自己养活自己,总算安排停当。
  过了半年,台湾过来一个商人,山西人,国民党军队的退役老兵胡中岩,四十多岁。他随国军退守台湾,大陆留下结发妻子和一双儿女。胡中岩心有所属,没有再娶。他开了一家杂货店,卖些大陆食品,经常从香港进货,买些火腿、发菜、枸杞子什么的去卖。在香港经同乡介绍,结识了古董商人贾天真老板,所以胡中岩有时也从台湾带两件古董过来卖。他听说贾老板家来了两个大陆孩子的情况,便有些想法。台湾大陆两地隔绝,自己的亲生儿女见不到,指望不上,只能另做打算了。
这天在贾家见了彩云,小闺女漂亮聪明,善解人意。就想认作干女儿,答应供她在台湾读书,毕业以后接手自己的商店。自己现在好有个帮手;晚年,好有个依靠。
  征求彩云意见,彩云觉得胡叔叔人挺和善,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也行。大姨这里孩子这么多,也不容易。自己天天小心谨慎,下了班回到家,不管多累,也不敢歇着。彩云抢着干活,洗衣做饭,手脚不闲,来讨大姨欢心。从来不敢先吃新菜,不敢多吃好菜,更不敢要新衣,她主动吃弟弟妹妹的剩菜剩饭,让姨父高兴。寄人篱下,个中滋味,谁能体会得到?小小年纪,按说还应该是父母面前撒娇的人,现在真正是寄人篱下,竟这般小心翼翼的生活。但是,在这里无人辱骂,不受人欺负,与在大陆老家相比,兄妹两人又觉得很知足了。
今天又有这个机会,也是天遂人愿。
彩云给胡老板磕下三个头,叫了干大,双手捧上一杯香茶,算是过了正式仪式。又跪拜了姨父姨母的收留养育之恩,告别了哥哥,随干大胡中岩去了台湾。
秦彩云后来大学毕业后任教,竟成了龙应台一般的人物。尤其在两岸关系上的独到见解,入木三分,令两岸钦佩。

  秦安童天性聪慧,又极其好学。秦安童从不说闲篇杂话,也不玩扑克麻将,就是一门心思钻研古董,非常用心,非常专心。他的记忆力又出奇的好,几年下来已是行家了。秦安童态度又很谦卑,没半分张狂。香港古玩界都知道贾家古董店来了天才营业员。有些人就是为了和秦安童会一会聊一聊才来的。生意也带动的好许多。连姨夫也暗暗称奇。
  经过在古玩行里十年磨练,到大陆文革结朿改革开放时,秦安童虽然不到三十岁,但己是古玩界众人皆知、专家服气的高才里手,成为古玩界优异的青年才俊。他从姨夫那儿辞职退出,成立了自己的古玩店—香港德庆堂艺术品有限公司以及后来在北京开设的分公司。
  秦安童出场伊始就干了几件令人吃惊、不安和争辩相当激烈却最终又无任何结论的事,但这几件事让秦安童发财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并且相当羨慕的事。
  第一件是八十年代初,他想为自己新成立的公司置几件镇店之宝,收购一批大师级的作品,提高公司的档次、品位和知名度。
  他到北京的一个四合院去拜访一位李老画家,想收购他的几幅作品。四合院门口一片寂静,悄无声息。摁了门铃,来了保姆,说明了身份和来意。保姆小声说:“真不巧。您见不到先生了。老先生三天前突发脑溢血住院,今天刚刚去世。家人都在医院里。”说完就悄悄关了大门。
  秦安童在门口愣了一分钟,而且只有一分钟。立马打车去了九宝斋。这是北京最负盛名的艺术品寄卖公司。店员认得这位已经来过多次、出手大方的香港商人,急忙报告,老板亲自出来接待。
  秦安童很平和地说,自己的公司刚开张,想收点名人字画装装门面。他漫不经心地报出了李姓大师的名号,并说想全看看。店员拿出这位李大师的全部寄售作品,有五十幅之多。每幅标价当时仅几百至几千元,最贵的一幅也不足一万。
  他平心静气地说:“定金多少?”老板说:“一般百分之二十,如果有信誉度的熟客,如您,再低些也是可以的。”
  秦安童说:“我这次带的现金不足。百分之十五行不行?”
  老板说:“您是有信誉的老客户了,完全可以。”
  秦安童这时果断拍板:“成交。这五十幅全部我都要了。我不还价。依贵公司现在所标价格为合同成交价格。请马上准备文书,立即制作清单附件,核对完毕,我就在这儿等着签合同。今天先付定金,七万多点吧。我身上带的现金够了。我今晚打电话通知家里,明天筹款,后天上午的航班送到。三天之内,钱货两清。”
  老板惊呆了!自从九宝斋开业一百多年来,从来没有过一位买主一口气买走一位大师级的全部寄售作品,而且总价达三十万元之多!那时每人的月工资只有一百多元!
  半月之后,也就是大师的追悼会开过多日,官方通讯社才发表消息,九宝斋老板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大师的作品价格陡涨,一下子翻了十几番甚至几十番。可是,买不到了。大师家中的现存画作,家属又拒绝出售,静观发展。秦安童趁机在香港出手三分之一,掘到了公司的第一桶金。又十年过去,大师的作品价格翻了千万倍以上。秦安童又拿出三分之一的大师藏品交拍卖公司出售,为秦氏公司奠定了雄厚的资金基础。2012年6月一张李大师的《万山红遍》竟然拍到2.55亿元!现在还有三分之一多点的十几幅作品,在银行租用来的保险柜里藏着,静待涨价而沽。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一大批发了财的老板、官员、演艺界知名人士、成名作家、高级白领等纷纷介入收藏领域。尤其名家字画成为贿胳官员的高雅礼品。
市场对名家书画需求愈来愈大。可是,往往有价无货。
秦安童看到了这个市场需求,开始着手高仿。
我们姑且把粗制滥造的伪劣仿制品称为赝品,把精工制作的的仿制品称为高仿。
  但他绝不是制作一般的赝品,而采用了无人可及的高仿手段。一是他在全国高价收购古旧宣纸、古旧砚、墨、印泥、古旧国画颜料,二是寻访书画高手艺人、高手复旧匠人。三是他有那个年代的宣纸,才高仿那个时代的名家书画,绝不乱来。
宣纸是书画鉴定年代的重要依据,甚至有一票否决制的说法,其次是墨香。所以秦安童的高仿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
近现代的宣纸相对易于寻觅,近现代的名家大师的作品传世较多,所以,高仿也较多。秦安童也高仿得多,以此收入来维持公司日常运作。
秦氏高仿的书画又为秦氏德庆堂资金链继续提供了强大动力。
除了书画,秦安童还高仿陶器和青铜器。
  河南是中国陶俑、瓷器、青铜器的高仿发源地。鉴别陶瓷、青铜的重要依据之一是年代。
秦安童随身携带了一个造型精美的当代陶俑,时常把玩,有一次在仪器上偶然检测了一下,竞有千年之上。他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反复检测,数据无误。
他百思不得其解;于是花大价钱,通过科研机构反复的科学实验,揭开了这个秘密:原来他进出机场时,随身携带的东西都要通过安检的x光照射的,飞机安检的x光每照射一秒钟,陶器瓷器的釉面老化两百年。太神奇了!
  得此诀竅,秦安童在市场上精心挑选高水平工艺的北魏陶俑、唐三彩,青花瓷,把它请高手复旧,再调派员工随身携带,去乘国内支线飞机,按年代需要计算好所需照射次数,反复通过安检,获得巨大成功。连国家博物馆的专家也被蒙过。
秦安童l1的高明之处还在于,出售时只是标价高一些,并不标明年代,并不承诺真伪。是购买者自己目测或者仪器机检认定的,自己还以为捡了个大漏。怪得了我秦安童造假吗?
  还有一次是在文革期间,秦安童到中国青铜的发源地陕西扶风县寻觅古董。走访数日,一件未得。品相好的、器型完整的,都被国家文物部门拿走了。小的被小贩子买走了。秦安童只在一个农民家里看到一堆瓦砾一样的青铜碎片,有几十斤重,无任何文物价值。农民愿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卖给他。秦安童也想不清有什么用,也不大想买。但转来转去又舍不下,犹犹豫豫就买下了。在库房放了多年没动。
到了九十年代,计算机技术已经广泛运用,比较成熟。有一天他看到高仿字画,突然灵机一动,既然能高仿书画,为什么不能高仿越王剑呢?有原料呀!几百万、几千万一把呐!
  他请专家利用计算机技术解剖了越王剑的工艺与花纹、字样,请高级技工依图刻制出精细、精确的模具,用二十几年前在陕西扶风买下的千年碎青铜,铸造出了千年之前的越王剑。然后用复旧方法复旧。
  当越王剑在香港现世后,轰动全国文物界,惊动了中央的一位领导人。中国一位国宝级的专家被聘请去做鉴定。据报道说,专家只看了一眼,就认定是一把一千年前的越王剑。一家钢铁企业用几千万元买了回来,经用碳十四技术鉴定,亦予确认为千年前古剑。厂方作为保护中国祖先的冶炼技术标本,而为镇厂之宝在会客厅展示。之后,又出现了吴王剑。每隔几年又会出一把短剑、长剑,才引起了专家的怀疑和警惕。但又经得起现代技术手段的测定,太不可思议了。
  当高仿手法被逐渐揭露,声讨之声铺天盖地,有甚者呼之要绳之法。
  秦安童在网上发表了他的《赞美高仿品》的文章。
  秦安童的主要论点是:
第一、高仿品是传播高档文化,造福平民的主要手段。如果没有高仿,那些屈指可数的艺术品主要藏于各级博物馆、各个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家中,普通平民有几个人看得到?更不要说是提高了。
大家所熟知的墨宝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也是神龙高仿品,并不是真品原迹。现在大量印刷,到处都是,是书法爱好者的必备临帖范本。浙江桐庐县城桐君山上的叶浅予纪念馆里,有叶浅予先生的《新富春山居图》,依然是高仿品,并非真迹。没有高仿,能有那么多人看得到?现在书店美术专柜卖的名人字画、每年大量印刷的名家书画挂历,连高仿、赝品都算不上,而是现代印刷品。可是,没有这些,你能见到真迹是什么样?更不要说吸其所长有所提高了,更别提挖掘恢复了。见都没见过,你从哪挖起?你怎么恢复?
那些把高仿品一锤砸碎的人,实在是愚蠢,实在是犯罪。那起码是件高档艺术品,在底部刻个“仿”字不就行了吗。砸碎高仿艺术品和太平軍焚烧官府的深宅大院的精美建筑何异?
第二、    高仿品养活了一大批人,为提高就业率做出了贡献。
其中有高仿原料研制者、高仿工艺分析设计师、高仿制作的工艺大师和匠人,运输者、销售者。而他们不但从中获利,得以生存,而且无意中培训出一支重要的工艺人员队伍,为提高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工艺水平和生活质量,做出了贡献。更重要的是养活了一大批专家、学者、教授等专业人员。如果没有赝品、没有高仿,还要他们这些专家学者干什么!他们必将无事可做,处于自然消亡。
第三、    有赝品有高仿,全国各地的古玩市场、文物市场、艺术品市场,才风生水起,分外活跃。真真假假,真假难辨,才生动有趣。没有高仿,没有赝品,古玩市场,必定死水一潭,还有什么趣味还有什么玩头?沙丁鱼桶里放进两只鲶鱼,沙丁鱼才会动起来,并且分外活跃,得以长途运输保活。这是非常普通的道理,为什么用到古玩市场就要遭非议呢。
  秦安童最后强调:
  我卖出的任何一件高仿品,都没有鉴定书,没有任何承诺,我是当艺术品卖的。我只是根据高仿的高成本报出了一个高价位。买卖自由,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是历来买卖人的自愿行为;需求决定价格,符合市场经济的要求。有什么可指责的呢?在古玩市场上看走了眼,甚至是用了仪器鉴定仍然打眼,这能怨别人吗?
  秦安童最后说:“没有赝品,没有高仿,古玩市场必定如一潭死水,最后消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结果造成支持者与反对者的两派论战,至今战火不息,硝烟不绝,胜负难分。
  秦安童比父亲秦士保高一些,有一米七五呢。他身材均称,没有富人老板大多数都有的大肚皮。头发自然卷曲,很黑很浓。眼睛很有神采。面容微笑,非常安详。他穿一身深黑色的电视上鉴宝人常穿的那种改良中山装,普通得如一个小学教师。使人很难把他和那个从小受人欺侮的孩子联系起来;使人很难把他与一个亿万富翁、与一个在全国知名度很高的古玩鉴定大师联系起来。
  我感谢他信任我,这两天给我讲了他那么多故事、那么多古玩知识,长了不少见识,而且那么生动有趣。
秦安童非常郑重地强调说:
我关于古董高仿的个人看法,只适用古玩市场。不适用历史,历史要严肃认真的。一是一,二是二,不能作假。
更不适用食品、服装、工业产品等领域,那是有知识产权的,高仿就是盗窃,是违法的。同时,还要对群众的生命健康负责。
所以,高仿是绝对不能在其它领域乱来的。
其实,我爸是个好人,他不过想要点真实的历史,说了几句真话而已。只是急了些,时间地点不大合适。份量也重了点。我爸的问题,若在放在今天,也许就没事了。至多封网删贴,不会判刑,投入监狱吧。抗日战争的历史,总有一天要恢复本来的真实面目。大陆重庆画家集体创作的、反映全民族抗战的《浩气长流》巨幅画展,不是在台北首展了吗!大陆总有一天也会展出的。时代还是进步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4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