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7-08

《九渡纪事》六(二)铁礼师转身承祖业

(二) 铁礼师转身承祖业

  枪击事件发生后,家里不敢再让孩子待下去。越不明白原因,就越害怕。不知道恶魔什么时候会重来。为保子孙后代安全,铁家委托忠诚的长工刘代,保护铁礼贤和铁礼师兄弟两人,悄悄投奔了在山西的远房亲戚,在当地安排读书,悄无声息地生存下来。
  一九四七年共产党大扩军时,兄弟俩商量:长久寄人篱下,终究不是办法,不如当兵去。我们成了解放军,看谁还敢把我们怎么样!兄弟俩意见一致,立即报名。
  兄弟俩都读过书,正值青春。尤其是大哥,头脑活络,能说会道,身体强壮,又有文化,难得的好兵。弟弟瘦弱些,也文静,但写得一笔好字,又机灵又聪明,很受招兵的干部喜欢。部队慧眼识人,量才录用。哥哥分配到机炮连当重机枪手,弟弟被分配到连队当通讯员。
  哥哥铁礼贤作战勇敢,足智多谋,屡立战功。从战士到班长,升排长,升连长。以后随彭德怀的一野大军,进军西北,直插新疆。
后来解放西藏时,中央部署兵分两路进藏。一路是二野的刘邓大军张国华十八军所部,从四川入藏。另一路是一野从新疆南部沿新疆西部边境入藏。
铁礼贤就是被挑选为优秀干部,参加一野入藏先遣队,沿西线翻越雪山进藏的。他以身作则,爱护战友,亲近藏民,最后在弹尽粮绝的困境中,患病死去。他死时对政委最后说的话既不是将革命进行到底,也没喊毛主席万岁,更不是挂念家中父母的嘱托,而是渴望地说:“我想吃点盐。我好几个月没尝过咸味了。”可是政委也无法满足这么一点点可怜的要求。
  铁礼贤多次负伤,死里逃生,战功显赫。最后却这样地倒在阿里地区的首府改则城外的雪地里,没有任何仪式,没有墓碑,只有块石堆起的一个坟包。只是凭借活下来的战友的回忆,我们才知道了这段历史。
山高路远,天寒地冻,至今也没有铁家的任何亲人去看过这位孤魂,没有一分祭奠的纸钱。也许铁家的亲人去了,在漫山冰雪中也找不到铁礼贤的墓址了。长期的革命战争,这样的烈士还有多少?
  四十年后,他的同乡孔繁森从他的家乡聊城出发三次援藏,担任阿里地区的党委书记。孔繁森为阿里地区的发展呕心沥血,为藏族的阿妈嘘寒问暖,为藏族的孩子卖血交过学费。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葬身在改则西边的噶尔,埋葬在狮泉河畔,和东边的同乡钱礼贤为邻,遥遥相望。
  孔繁森的事迹由于媒体的宣传名扬全国,故乡聊城为他在故乡水城广场的湖边,专门建造了纪念馆是好的。而铁礼贤和许许多多像铁礼贤一样的人,战死他乡,却没有人记得他们。那些湮没的烈士墓,连名字都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兄弟、他们的亲人,至死也不知道他们去了那里,在牵肠挂肚无尽的思念中死去,家族的后人在逢年过节的思念中,蒙上无尽的哀愁。
  我曾在山东泰山山脚下的烈士墓地里,在浙江椒江解放一江山岛的烈士陵园中,在福建鼓浪屿的烈士碑旁,甚至在浙江富阳的鹳山公园的山脚下,在那座孤零零的解放富阳的烈士墓碑前,轻轻诵读他们的名字、籍贯和年龄,生怕惊扰了他们。他们都那么年青,大多才二十岁,至多三十多一点。真叫人心痛。我曾多次轻轻地手抚冰冷的青石墓碑,如同抚摸久违的亲人,每一次都热泪横流,有一次禁不住号淘大哭。这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甚至没告诉过我的任何家人。
  铁礼师就幸运多了。他先当通信员,一年后当文书。战争年代战斗减员多,提拔得快。三年过去,铁礼师都当上连指导员了。他和哥哥不一样的是,哥哥的部队归属一野彭德怀领导;钱礼师所属部队却划归二野名下,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千里跃进大别山。后来又加入淮海战场。钱礼师所属连队却又奉命脱离战斗,押送俘虏。由于铁礼师出色完成任务,战役结朿后提拔为营教导员,进城后又提升为团政治处主任。身上却无一处伤痕。
  铁礼师所在部队的师政委苗一凡身负重伤,出院后转业到铁礼师家乡所在的地委任地委书记,带走了几个他挑选的干部,其中就有本土干部铁礼师。他开始给老政委、地委苗书记当秘书,很受器重。机关普遍认为他前途无量。
  岂知江湖险恶,仕途诡异。地委接到举报,说铁秘书是汉奸之子。其父铁义华当年是我党除奸队击毙的汉奸。我党不得将汉奸之子铁礼师安排在重要岗位,卧书记身旁。应予警惕,加以排除。
  老政委默然了。指令调查,数月无果。信是匿名的,从省府城市济南发出,没有地址,又无从对质。
铁礼师被免去秘书职务。
组织部长亲自谈话,说有群众来信反映,组织上必须调查,这是组织工作的规则和程序。现在没有结果,组织上也没下结论。为了尊重群众的意见和各方面的反映,组织上考虑铁礼师离开现在岗位为好。组织上经研究决定,铁礼师调到故乡所在县担任商业局副局长一职。这样对本人好,也对首长好。
这一次,铁礼师默然了。
八分钱(当时一封平信的邮票为八分),查半年。查不出,挂一边。真不知是荒唐还是悲哀。
  经过十几年的党文化的灌输教育,共产党员服从组织的思想,已深入到每一个革命战士的灵魂和骨髓。服从组织决定!坚决完成任务!这两句话是每一个党员每一个干部都要说、都会说的话,任何情况下张口就来。多年的政治运动,给党员清洗了脑子。党文化彻底完成了对每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训练,党性很纯,党悟很高。
  在中国农业社会的长期发展中,形成了士农工商的排序。商人是最末一位、最让人瞧不起的。对商业干部的要求也比较低。直到八十代年代都是这个认识。
  铁礼师服从组织安排,在故乡的县商业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干了一辈子。
  文革中,清理阶级队伍,全面审查干部,全国到处都是执行外调任务的干部,提审犯人,访问老干部,走访知情人,把中国翻了个底朝天。但是,组织上并没通知铁礼师,父亲的问题搞清楚了没有,他也就不便问。
  直到八十年代初,中央提出干部要革命化知识化年轻化专业化的四化干部政策,大批大学生干部上任,老干部下台时,才通知铁礼师谈铁义华的所谓汉奸问题。
县委组织部部长亲自找铁礼师谈了话。
部长说,组织上已经把你父亲铁义华的问题搞清楚了。材料是从省委转下来的。铁义华当年是受地方党组织的委托,出重金把那个裴专员从国民党监狱营救出来的。但是,后来有几个在国民党内部与国军内部潜伏的我党特工暴露被捕,使我党蒙受了重大损失。党组织通过内线查明,这个裴专员在监狱审讯时的严刑拷打下,有变节行为,供出了他掌握的几名潜伏人员名单,使我党在当地秘密战线的几个环节遭受严重破坏。
铁义华当然是不知道的。他只是受地方党组织的委派人之托营救人员,行侠仗义而为。
后来省委除掉了这个叛徒。省委情报系统的负责人,又追查是谁从监狱把这个裴专员救出的?查来查去,查到了铁义华头上。省委分管情报工作的领导人指令除奸队,除了这个营救叛徒的铁义华,为被害的干部报仇雪恨。这是省委直接指挥干的,地方党组织也不知情。这完全是一个误会,如果省委情报部门和当地党组织得以沟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误伤你父亲了。
  铁礼师默然了,压了自己几十年的如盘巨石,竞是一场误会,不,竟是冤枉!父亲一腔热情,大量家财,冒着危险救人,却换来自己命丧黄泉,名誉蒙羞,累及儿孙。天下还有没有良心公道?
  组织部长说:“当年组织上也没给你父亲下过结论,所以也不存在平反问题。况且,你父亲也不是我党同志。至于你,组织上从来也没给你做过任何结论,也不存在平反问题。但是确实影响过对你的使用。”
  组织部长又郑重宣布:“你们老局长年满六十,即将退休。县委重新调正商业局领导班子,决定由你担任局长,另配两名有大学生学历的年轻干部。”
  停顿一下,组织部长又加以补充:“我查了你的年岭,离退休还有三四年,还可以干一届嘛!”
  铁礼师借南宋词人刘克庄梦方孚若的《沁园春》,抒发自己的感慨,他凄然低吟:“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
  在县委任命铁礼师担任商业局长文件正式下达的那一天,铁礼师也正式向上级交上了自己停薪留职、自谋职业的辞呈。此事立即轰动全县乃至全省。他是该县第一个打停薪留职报告的人!不是晋升无望、难施才华的年青人,而且是五十六岁刚刚任命商业局局长、即将离休的革命老干部!
  回到家里,他召集了家人,宣布了这个决定。同时宣布,政府已允许个体经营,发展经济。我们铁家要重振祖业,在九渡镇重开铁氏烧鸡锅作坊,取名为《铁氏烧鸡经营部》,仍旧制作铁公鸡与五更炉两个品种。
铁礼师的儿子出国了,那是够不着也指望不上了。好在叔叔家还有个二弟,就是牺牲在西藏阿里的那个铁礼贤的弟弟铁礼忠。铁礼忠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家务农,另一个在聊城国营厂失业下岗,正在家发愁。恰好有人手。
  最令人欣慰的是铁礼师的老母亲还在,当年制作铁公鸡与五更炉烧鸡的秘方和程序全在她心里;最难掌握的煮鸡火候与熏鸡时间两道工序全在她手上捏着。试制两次,均获成功。
  老太太集合铁家儿女子孙,把着手一遍又一遍培训,很快,一批制作铁氏烧鸡的新人就起来了。
  铁礼师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作为启动资金,购买设备原料。在家里腾出几间房屋整修后作为制作工厂。在九渡镇租下门面挂牌营业。人们奔走相告,争相购买,生意分外兴隆。
  自从铁义华遭难,铁家兄弟俩出走,铁家已人心浮动,风雨飘摇。铁义胜仅糊口度日,无心经营。为了保护秘方与技术,在五六年公私合营前悄然关闭,堵死了这条外传的死路。这也是铁家智慧过人的地方。比那些敲锣打鼓把“把秘方献给党”“把心交给党”的人,而后来在反右和文革中被批被斗至死的人,铁家为自己也为儿孙留下另一条东山再起的生路。
  中国后来又经过六零年前后三年大饥荒,文革极左割资本主义尾巴,连鸡都不准养,吃个鸡蛋都得凭票,哪里还有烧鸡熏鸡卖?老人早把熏鸡的味道忘记了,年轻人则根本没吃过熏鸡,可怜的父老乡亲!可怜的中国百姓!如今熏鸡回归,口齿留香,原来生活可以这般美好!
  铁礼师毕竟是当过商业局长的人,知道商品的生产、质量、销售这三个环节的重要性。
  他让一个侄子抓生产,从原料源头抓起。采取买鸡与自办养鸡场相结合两条腿走路的方针。共产党办事常讲两条腿走路、两只手来抓等等工作方法,铁礼师再熟悉不过了。他首先在九渡镇门市部挂牌收购往年一至二年的公鸡,必须健康鲜活;死鸡、病鸡和精神萎顿者不要。体重在二斤以上三斤以下,大了小了都不要。买了养起来,现宰杀现卤制,一律用于熏制铁公鸡。另一路是,借款给养鸡专业户,扶植办现代化养鸡场,严格饲料管理,不准使用激素类添加剂。加强防疫,防止鸡瘟等病。他走一家强调一家,说:我们不能干砸牌子的事。不能昧了良心。如果做黒心买卖,迟早要遭报应!他严格规定并作为合同附件写明:凡违反规定者,停止收购在栏存鸡,自行处理,自担风险。立即收回借款。撤销合同,永不合作。
  铁礼师是有远见的。后来烧鸡户四处涌现,以死鸡病鸡小鸡制作,低价与铁家竞争,个个铩羽而归,自生自灭。人们相信铁家,口口相传,声名远播。
  铁礼师让另一个侄子管生产。所用鸡须现杀、洗净,晾干,卤制。不准宰杀过夜后再卤制。所需香料均派人赴产地采购,如必用广西桂皮、八角,山西黄河两岸的花椒,连生姜大葱都经过比较,有指定产地。囱制的火候、熏制的木料锯末必须是果木的,绝不允许用杨柳槐榆等当地杂木充数。熏制的时间严格规定,不得缩短。所以铁氏出的熏鸡、五更炉烧鸡,其形、色、味、香是无与伦比的。地县任何一家宾馆饭店都一定采购铁家产品。上菜时,漂亮的女服务员必定笑吟吟地介绍:“正宗铁家熏鸡”“正宗铁家五更炉烧鸡”
  随着江北水城的旅游风景城市崛起,铁家熏鸡、铁家五更炉烧鸡名扬四方,成为最佳旅游纪念食品,传遍大江南北。
  铁礼师让两个漂亮的侄女管销售。一个管本地区的内销;一个管地区外全国的外销(含义不太准确,但铁家习惯这么说)。即使是家族企业,铁家也严格考核。一律实行基本生活费加计件制;销售人员实行计件与财务收入双提成制。两个小姑娘使尽十八般武艺,竟然把熏鸡和五更炉烧鸡卖进北京的超市,上了杭州西湖边上的酒楼了。姐妹的几年提成使他们开上了梅红色的上海产丰田凯美瑞轿车,进进出出,风流潇洒,她们那般风韵,把小伙子们的口水都看出来了。
  在当地还疯传一段与铁公鸡有关的笑话。有个知名的全国女演员到江北水城演出,当地政府用铁家熏鸡招待。因女演员为了保持身段,已经几年不敢吃鸡。听说熏鸡已经走油,属减肥食品。于是大胆尝试,竟极为赞美。大饱口福后,当地陪同官员连忙备好笔墨请求题字。那演员也不推辞,但毕竟没大文化,头脑里词不多。犹豫许久,提笔写下:天下第一鸡。正欲署名,那陪同官员已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制止。说:写得好,写得好!就捧上茶杯把她拉开了。据说此墨宝由那官员珍藏,秘不示人。
  我向铁礼师老人求证此事真伪。
  铁老人哈哈大笑。他说:“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没听说过红楼梦的这两句话吗?”
  我说:“这墨宝是写铁家的,应该归铁家才是。”
  老人说:“我哪里敢问?提都不敢提,找死呢!”
  铁家人的机智敏感竟致如此,的确使人佩服。
  商人是很忌讳与外人谈利润的。我也不犯规,只好问发展。
  老人说:你知道的意思,想问企业能有多少利润,赚了干什么。其实,也不必忌讳。我们私营企业不存在贪污受贿,也没有偷税漏税,又没有坑蒙拐骗,不怕查,也不怕问。不过也确实怕树大招风,怕那些强拉的赞助,尤其是政府的要求。。
  我们的利润支出第一是扩大再生产。现在工厂是全新的自动化生产线,投入很大,和当年低投入的土烧鸡锅有天壤之别了。所赚利润大部份都投进更新设备去了。第二是做善事,今天叫从事慈善事业。这是几百年来铁家的祖训,我不敢忘记,也嘱时子孙后代不敢忘记。第三是提高员工待遇。我们不但为每一名员工交五险一金,而且根据每人的贡献大小购买了不同份额的商业保险。在我们县私营企业行里,我们至今仍是独一份。办一个企业,造福一方百姓。这是铁家的信条之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留住人才,才能招进人才来。铁家始终坚持,只有一流的员工,才能有一流的企业。成败都在人。
  我们铁家还是小买卖,比不上人家大企业家。铁家不敢出头,也不干什么抢救大熊猫、修复万里长城那些事。那是国家的事,铁家只是一个卖烧鸡的,瞎操心什么?
  铁家泰和祥公司只助学。而且只助本地区的学生。凡本地区七县一市高考者,进前三批公办大学的贫困学生,确因家庭困难上不起的,铁家泰和祥第一年资助五千元,每年五十名。本人申请,村委会与其母校共同证明,铁家协商产生名单,公开公布。加上资助九渡中小学的图书和体育设施每年十五六万元,每年四十多万,已经坚持了十八年(开始没这么多,慢慢增加到现在这个水平的)。只要铁家生意不垮,能支撑得了,就一直坚持下去。铁家后人,他们也不会忘记铁家祖训的。
  老人说:铁家不在全省搞助学。一是的确没那个实力。二是一家卖烧鸡的平头百姓也没那么大的胸怀。人得有自知之明啊!铁家在本地区能坚持下去,就很知足了。
    面对这样的老人,这样的铁家,我从内心深处充满了敬意。他们虽然低调朴实,没有豪言壮语,却用自己的辛勤劳动为人造福。他们是巍巍高山,那些贪官污史,那些千方百计掠夺人民财富的人,是他们脚下的一滩污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7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