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3-22

儿时记忆之——贫穷下的无奈

脑海中残存的几件小事折射出小时候村里的贫穷和人们的无奈,生活在今天的青少年或许难以想象那是真的,也许觉得幼稚可笑,然而却是真实存在的,正因为我曾亲身经历过,所以留给我很深的童年记忆。记住曾经的贫困,珍惜今天的幸福,期盼更美好的明天。
不知叫魂是哪朝哪代流传下来的习俗。有次我的一个妹妹生病躺在炕上,妈妈怎么喊她都没有反应,急的不得了,爸爸又在外地工作,只好叫我赶快去请堂哥来给妹妹叫魂。堂哥来到我家,拿着一只簸粮食用的簸箕和舀粥用的木勺(那时没有金属制成的勺子)上到北屋房顶,面向北用木勺敲几下簸箕,喊一声“(妹妹的小名)回来了没?”妈妈让我和她站在院子里一起喊回来了”,如此重复几次就算叫过魂了。至于后来妹妹病好是不是因为叫魂的缘故,为什么要叫魂,得什么病才要叫魂,那时我没有想到问一下母亲,在缺医少药又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年代,叫魂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另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也与缺医少药有关。每当身体某个部位被锐器划破或磕碰出血,大人便在房屋支撑木门门轴的石座上(不知叫什么了)捏些粉状的尘土涂在出血处止血,对小孩子也用这种办法。过两天让疙砟自行脱落,留下不明显的疤拉。涂抹前也不用水洗一洗伤口,现在想来也确实无需清洗伤口,因为涂抹的是长年累月沉积的尘土而不是今天的止血消炎药,大人们可能没有想过或根本就不懂存在感染的风险。至于为什么要用门轴边的粉尘医治伤口不得而知,大概以为这种粉尘比庭院,田地或大街上沾染过粪便的土干净吧。
土改后农村生活并未发生大的改变,夏天依旧穿土布做的单衣单裤,春秋天换上两层布的夹袄夹裤,无论小小子小闺女基本上只有一套衣服,万一白天把衣服刮破,母亲便拿来针线给孩子缝补衣裳,由于没有替换衣裳,都是穿在身上缝的,缝前让小孩子拔颗草或拿根麦秸横着用牙咬住,告诉孩子这样就不会把衣裳和肉缝在一起。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4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