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1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1 «»

日志文章


2012-12-26

小学惊现“爸爸护卫队” 孩子的安全谁应该负责

“家长护卫队”是欣慰还是心酸?



  从照片中,看着爸爸们脸上都闪着微笑,孩子们排着队在爸爸们围成的“铜墙铁壁”中行走,相信刚开始看到此画面的人都会感到和谐和欣慰。爸爸把们的保护是对孩子安全的最好保证。然而,仔细一想,我们有着实感到心酸:是什么导致“爸爸护卫队”的出现?是孩子安全的失控,是学校的失职,是政府的失责。

  为孩子的安全难以确保感到心酸。目前,刚刚发生不久的河南省光山县“校园惨案”中,23名被砍伤的小学生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相信每一位家长闻此消息都会慌张失措,脱离了自己的保护,难道孩子的生命安全就难以确保了吗?为什么会出现“爸爸护卫队”?还不是因为家长整天对孩子的安全提心吊胆,不亲自保护就不安心吗?

  为学校的失职感到心酸。河南省光山县“校园惨案”的发生,学校有无可推卸的责任。让家长在校门口排起长保护队的言外之意,不就是出了校门口,孩子的安全就归学校负责了吗?学校只管校园里的事情,学生迈出校门一步就得自己保护自己。学校“请”家长来轮流护卫,这明明是在利用家长对孩子的爱来为自己所用。请问学校,你们就不能请保安吗?若非家长自愿主动,你们有什么权利来要求家长?孩子放学的时间家长一般都还没下班,请问学校,家长请假的损失是不是应该由你们来负担呢?

  为政府的失责感到心酸。孩子的安全已经不容政府部门冷漠对待了,如果校内的安全有学校负责,那么出了校门,孩子的安全就应由政府部门全全掌握,不要把所有活都推给群众。如果社会的安全秩序就是靠老百姓自己保护自己,如果事事都百姓自己做,那还要政府部门干什么?

  “爸爸护卫队”见证政府缺位

  季建民

  12月20日,济南舜耕小学校门口,“爸爸护卫队”在校门口为放学回家的孩子们执勤。据悉,该校成立“爸爸护卫队”,每天由家长轮流执勤,保障校园安全(见12月22日《大河报》)。

  保护小学生的生命安全,这是政府部门应该提供的服务项目,这是政府部门应该履行的政府职能。学校组织家长成立所谓的“爸爸护卫队”,实际上是把政府服务的职能和责任转嫁给了许多无辜的家长。这不仅见证了当地政府部门服务职能的缺位,而且也见证了组织者的纳税人意识的缺位。

  纳税人向政府纳税,政府作为回报就要向纳税人提供相应的服务,保护小学生的安全正是一种履行政府服务职能的方式。政府的服务职能不到位或是缺位,作为公民或是机关单位,就有责任和义务要求政府履行它的服务责任和义务。公民个人包揽一切不给政府添麻烦,不仅不利于培养政府部门的服务作风和意识,反而会给许多个人带来诸多的麻烦。许多家长轮岗保障校园安全,一些家长就需要向单位请假,一些家长就需要放下手头的活计来轮岗。

  许多人在购买商业服务时,对于服务过程中的服务流程非常挑剔。而在许多人享受政府提供的服务时,却缺乏应有的纳税人维权意识,一些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时,之所以服务态度生硬、恶劣和嚣张,就在于我们的许多公民,缺乏必要的公民人格尊严捍卫思维。学校成立了“爸爸护卫队”,却为政府有关部门的惰政行为大开了方便之门。

  “爸爸护卫队”学校执勤的作法还需深度考量

  文/杨杰

  毋庸置疑,成立“爸爸护卫队”对学校师生安全保障确实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不过,凡事都有二面性,在看到“爸爸护卫队”积极一面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由此引发的其他社会问题。

  首先,“爸爸护卫队”能否长期坚持的问题。“爸爸护卫队”是否会成为保证学校师生安全的一支有生力量,这要取决于这支特殊的护卫队能否长期坚持下去。由于每位爸爸从事工作不同,各人时间的自主支配性也不可能作到整齐划一,这就难免在护卫队执勤时人员出现参差不齐的情况。正如“破窗理论”所指出的,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去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假如“爸爸护卫队”长期出现个别人因时间不统一引发的缺勤情况,这种情况很可能对其他忠于职守的人产生强烈的暗示性和诱导性,使“爸爸护卫队”难以长期坚持。

  其次,学生安全保障法律责任分摊问题。从性质上讲,“爸爸护卫队”属学校和家长协商后由爸爸们自愿成立的,虽然“爸爸护卫队”属民间性质,但其要履行在学生上、放学前后全校师生的人身安全,这必然使“爸爸护卫队”产生了法律上的义务,即要全心全意保障好特殊时间段内学校师生的人身安全,如果真发生突发事件,“爸爸护卫队”没有及时做出应对或处理,则要承担由于其失职行为引发的法律后果。更何况,一旦“爸爸护卫队”承担起学生安全保护责任,学校责任就很容易淡化。为明确各自的权利义务,“爸爸护卫队”需要和学校分清各自的责任界限,做到权责统一,以防发生事故后双方互相推诿责任。

  最后,“爸爸护卫队”人身安全保障问题。如果“爸爸护卫队”在执勤过程中发生了意外伤害,由此产生的损失是自己承担还是由学校负担或由双方分担等问题也需要由护卫队与校方进行协商后作出明确规定,以免为日后产生法律纠纷埋下伏笔。

  总之,发动民间力量有效预防和化解校园安全事件的作法并非不可,不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不把成立“爸爸护卫队”后可能产生的相关问题全面考虑清楚并提前解决,很难保证“爸爸护卫队”学校执勤的作法不是“昙花一现”。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95)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