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2-12-24

刘警官登门“认亲记”【乔洪涛】

  初冬的鲁西平原寒意渐浓,树上的秋叶已逐渐脱离了与它相依为命的树干。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派出所的刘警官早早起来洗漱打扮。中等身材的他,今天看上去特别精神,好像有什么重大的外事活动一样。站在整容镜前,他轻轻地用手整理好警服上的每一个衣扣,用手将打好的领带向上推了又推。他抬起右手朝着镜子里的那个帅小伙做出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动作,刚毅的脸颊上这才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他转身拿起放在衣帽架上的外套和文件包,推起与他相伴的多年的“永久”牌自行车,飞一般地骑出派出所营区的大门,一路朝小李村西头而去。

  说起刘警官,在这个辖区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所谓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这不仅仅是说他对这里的治安情况了如指掌,更主要地是,他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家长里短那是如数家珍。提及他与小李村结下的这门“穷亲戚”,那更是村里茶余饭后畅谈的佳话。

这正如法国作家莫泊桑所说,“人生活在希望之中,一个希望破灭了或者实现了,就会有新的希望产生。”新希望,新的征程,新的收获。新的人生就像一次次漫长的路途,途中会有很多的十字路口让我们选择,每选择一个方向,就象征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小李村的李树彬就是这样一个人。李树彬今年四十出头,年幼丧父,母亲在他五岁时改嫁他乡,从小就随祖母生活,家境十分贫寒。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李树彬很早就辍学与老乡一起到南方打工。可年青好胜的他,初入社会结友不慎,误入了歧途,曾因抢劫入狱10年。今年9月因表现良好,李树彬减刑半年提前释放回家。

  回到家中,这里早就已物是人非。昔日的房子已倒坍,祖母也在李树彬服刑期间不幸逝世了。李树彬的人生仿佛一下子又跌进深渊,生活的磨难再一次考问着这位中年汉子的坚韧和意志。虽说他在监狱里学了木匠这门手艺,由于缺少相应资金,创业的念头又被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李树彬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借酒消愁,他的家庭境遇也让村里的王支书看眼里,急在心上。 

    一天,王支书到派出所参加治安联防工作会,他把这个情况向驻村的民警刘警官诉说了一遍。李树彬的家庭遭遇深深打动了刘警官,当即与王支书商量,决定与李树彬结成一对一“结对子”帮扶,亲自上门认下这桩“穷亲戚”。这才有了开头出现的那一幕。

    “李大哥!李大哥在家吧?”刘警官站在门外用手拍打着木门上的门环大声向院里喊道。

此时,院内没有一丝动静,仿佛与世隔绝一般,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门终于被敲开。只见李树彬懒散地披着上衣,双眼打量着站在门外的这位“不速之客”。突然,他仿佛又想起了什么,神经一下子又绷了起来。

“警察同志,你找谁?是找我吧!我可没有再犯什么错误啊!”李树彬结结巴巴地说道。

“李大哥,你误会了,我是咱们村里的驻村的民警小刘,这次来啊,主要是为了你的就业问题”。说着说着,刘警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警民联系卡双手递给李树彬。

“快!快!快请进!家里说,警察同志!”李树彬一下子晃过神来,满脸笑容的他,激动地拉着刘警官的手说道。话语间,李树彬把刘警官让到了自家的小院,自己赶紧进屋张罗着倒水。

“李大哥不用忙了,咱们还是赶紧地说正事吧。我这次来呀,主要是想听听你的创业计划,顺便从镇上劳动部门给你带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信息。” 说着,刘警官从文件包里拿出一摞资料,递给李树彬。这时,闻信赶来的王支书也急急忙忙地来到李树彬的家,三人坐在一起,畅谈起了创业规划。

你一言,我一语。农家小院里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

“那就这样吧,你们好好地准备一下什么时间去南方考察这个项目,遇到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刘警官说着,看了看带在手腕上的表,这时表上的指针正对着中午12时。

“哎呀,真得是太感谢你了警察同志,真没有想到你会认俺这门穷得叮当响的亲戚,你看天都这个时候了,吃了饭再走也不迟啊。”李树彬用手摸着后脑勺对刘警官说道。

“不啦不啦,所里还有点事,我得回去处理一下。”刘警官乐呵呵地对在场的王支书和李树彬连声说到。王支书和李树彬把刘警官送出小院,随着这熟悉的车铃声,通往小李村的羊肠小道上,留下刘警官越行越远的背景……

“警察兄弟,我们正在南方新达木器加工厂考察,回家后再拜访。”第二天的傍晚,执行任务回到所里的刘警官收到李树彬从外地发来的短信。

此时,刘警官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小酒窝,笑得依旧是那么灿烂 ……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13)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