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2-09-11

儿时记忆之——瘸巴林子

近日看到两则令人震惊的报道,一是临洮县一男子因与父母发生矛盾而将父母殴打致死,另则讲的是一女子为争夺房产弑母并嫁祸于父亲。虽说以往也报道过为霸占父母的房产将老人赶出家门,子女们将老人视为累赘而相互推诿拒尽赡养义务,但这类杀父弑母的畜生即便将其凌迟处死也难平民愤。
  这也让我想起童年发生在我们村的一件事。我家还未搬迁到新乡时,我的一个远房堂哥大概已经三十来岁了,从小就有残疾,一条腿不能伸直,绝对是二般的瘸巴,村里人从不喊他的名字,无论辈分大小都叫他瘸巴林子。因父亲早逝,全靠母亲一人把他拉扯大,可能是从小没有管教,家里的活不会做,地里的活更不会,却养成好吃懒做偷鸡摸狗和酗酒的恶习。俗话说坐吃山空,本来家境就不好,哪能经得起穷折腾,以致家中已无值得偷偷变卖的东西。一天村北边是赶集的日子,他手拿一块黑布从集市回家,对他母亲说我给你扯了块布,你做件新褂子吧,过两天我雇头驴送你到姥爷家看看去。我那个可怜的大娘还信以为真,儿子发了善心,做好了褂子,瘸巴林子果然和一个外村人牵着头毛驴回来,让他娘骑上毛驴,他则一 瘸一拐的跟在后面出村。纸包不住火,过了一段时间不见他娘回来,村里人才起了疑心,打听得知他把自己的亲娘卖给了那个牵毛驴接他娘的老头子。
  卖娘的钱很快被他挥霍一空,没有一点生计,只要是庄稼地里能吃的没有一样他不偷,本村人看在同宗同姓的份上骂上几句也就便了,但偷外村的东西后果可就不一样了,常被人家通知村里派人去用门板把他抬回来。但他恶习难改,伤好依然固我。后来不知怎么买了辆旧自行车,因一条腿伸不直,便在一只脚蹬上绑了半块砖头,在村东头场院靠着麦秸垛跨到座上学会了骑车,下车时靠着墙或树,否则就会摔倒。学会骑车后,到济南进些针线烟卷之类的小东西叫卖,赚了点钱但却在外面染上了嫖赌的恶习,但凡回村还有脸向人炫耀,无耻之极可见一斑。
  1974年我回老家安葬父母,瘸巴林子到我亲堂哥家看我,一进房门就说“木兄弟回来啦!’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09年回家扫墓时再打听他的消息,得知他已病死他乡。村里人说以前村里穷,村集体没有积蓄,只好推给公社和乡里,他也从村里的人们视线中消失,乡里讲每年接济他一套棉衣一身单衣,夏天把棉衣卖掉,冬天把单衣卖掉,接济的粮食也卖掉,今朝有酒今朝醉,决不想明天怎么过。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0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