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2-02-20

儿时记忆之另类“口福”

     儿时记忆之-另类“口福”

   今天的商场超市,摆满了五花八门包装精美令人垂涎欲滴的各类小吃,不要说小孩子站在柜台边拉住家长不肯走,就连大人也想买些品尝一下。

   六十多年前的农村儿童可就没有现在儿童这么好的口福了,但是依托地利优势,还是能享受到另一类口福。在贫瘠的荒地或路边,匍匐生长着一种具有清热利尿止血等功效的茅茅根(茅草),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拉出一根根细长的茅茅根,用手指一撸去掉外面包裹的叶鞘,露出一节节白白的类似鱼腥草那样的径来,放在嘴里咀嚼透出一股淡淡的甜味。玉米株上常有外形像玉米穗家乡俗称’乌莓“(依稀记得是此二字的发音)的包穗,实则是黑穗病菌,大人小孩发现后都会把它掰下来,剥掉苞叶,假如黑穗还未长成粉状直接生吃就行了。还有一种细长藤的野生植物忘记叫什么名子啦,结的形似橄榄的小瓜也是小男孩爱吃的。家乡种植有青麻(学名苘嘛),成熟收割后浸泡在水塘一段时间剥下表皮用于编绳,青麻结的圆果实是一瓣一瓣的,每瓣里都有几粒子,未成熟前子是白色的,生吃脆嫩且带些甜味。春天杞柳长出嫩枝条后,将顶端一段浅绿色的枝条掐下来,酹掉叶片后吃脆嫩的枝条倒也惬意。

   在农村享受的另一种口福首推蝉蛹,蚂蚱次之,前者每年均可挖到,而后者仅在成灾时才能大量捕捉到。“打南来了个猴,嘴里叼着麻线头,叫它荡啷不荡啷,荡啷起来没了头”。这是当年我们小伙伴长哼的儿歌,它又是一个谜语。“打”者“从”也,“猴”即蝉,爬猴或知了猴,“荡啷”大概是方言摆动的意思或是暗指蝉鸣。每年但凡听到蝉鸣之时,也就意味着挖蝉蛹之机业已来临。天落黑后,拿着细树枝借助月光或带的油灯在村周围的树下寻找小洞,如小洞越挖洞眼越大,十之八九下面有蝉蛹,若地面上的洞口较大,则表明蝉蛹已爬了出来,找一找树干上有没有就行了。挖到的蝉蛹用水洗一洗在盐水里泡几天就可以蒸熟吃了,尤如一团瘦肉,吃的感觉可用当今一个时髦字来形容,那就是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8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