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2-20

张国符:是谁在丧权卖国?

何新:中韩渔争的由来与匪夷所思的《中韩渔业协定》 [ur1=http://blog.163.com/] [/ur1]
2011-12-18 08:12:47|  分类: [ur1=http://hexinbbs.blog.163.com/blog/#m=0&t=1&c=fks_087074083094087068083095086095085080080074085086085067084]默认分类[/ur1]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何新:中韩渔争的由来与匪夷所思的《中韩渔业协定》
(全国政协委员 何新拟向国家有关部门提议立案重新审查《中韩渔业协定》问题,本文是所拟写的提案草稿。2011-12-18


(一)


近年以来,经常有中国渔民与韩国海警海警发生渔业冲突的报道。中国渔民手无寸铁,在公海捕鱼作业期间经常遭到韩国海警武装的盘查、查扣、野蛮殴打。渔船被扣后,渔民往往被韩国人罚得倾家荡产,生活困顿艰难!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中国渔民不对——跑到了《中韩渔业协定》规定的韩方一边!近期中国渔民程大伟被韩国警方指称以玻璃(后改说为刀子)刺死韩国海警李清浩,旋即在未通报中国方面的情况下即迅速毁坏证据及处理死者尸体,致使真相最终难以查明。随之韩国右翼分子冲击我驻韩使馆,焚烧中国国旗,甚至以动用武力为要挟。韩国方面则借此事,欲将公海双方经济区的所有争议地带,合法化转变为韩国的海权管辖地。


这个渔权之争的背后,映现着敏感的地缘政治和海洋资源与经济权属的国际竞争,绝非几条渔船和单纯捕鱼权的问题。


为什么在2000年代以前,中韩两国在海洋上并没有发生过这么尖锐激烈的冲突?而目前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中国并不是一个战败国,也不是二等无主权的依附性属国。但为什么在黄海问题上却多年处于被动挨打的态势,动辄理屈词穷处处受窘?仿佛有短处握在韩国手中,令国人殊为难解。


实际上,追溯导致渔业冲突的真正原因,完全是源于在20008月由中韩两国外交部门签订的,于2001年生效的一个渔业协定。由于该协定对海洋经济区属划界甚为不合理,因而严重损害中国海洋渔业权益和中国渔民利益。


(二)


中韩渔业协定起初是根据19821210《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中国和韩国两国在相向海域尚未完成专属经济区划界前,就渔业问题作出的一种非正式划界的临时性安排。
       1990年代以前,我国本不认同一些国家自行设定的沿海经济区或者大陆架圈限。按照历史上的国际惯例,只要是公海各国就可以进入和捕鱼。包括日本对马海峡,韩国济州岛其领海线以外的海域,只要是公海,中国渔民就有权进入,只要不进入别国的领海就可以。
但在2000年参加WTO协定后,中国与韩国签署《中韩渔业协定》。该协定把我国渔民进入两国领海之间的一大片国际公海捕鱼的权利抹杀掉了,致使中国渔民的传统渔业作业领域被大面积压缩,这是导致引起今天中韩渔业不断冲突的根本原因。


  【 中国渔船被韩国驱逐开始于20016月《韩中渔业协定》生效以后。在此以前,中国渔船在韩国12英里领海之外作业是不受制止的。后来变成了最长为海岸100英里以内的排他性经济水域(EEZ)的作业的配给,中国渔船的渔场相对缩小了90英里。(据韩国《中央日报》的新闻)《中韩渔业协定》把中国渔民传统公海渔场割让给韩国90英里!! 而韩国渔民在鱼汛期间远程到荣成海域捕捞却仍然畅通无阻!!】

这个渔业协定从表面上看,在水域划分上中国似乎并没有吃亏。但问题是中国所得到的多是属于黄海内海水域(中国一侧的水域),该侧的水域渔业资源历来相对匮乏。而韩国得到承认的多是黄海外海水域(靠近韩国一侧水域),那里鱼类资源远比中方一侧水域多。


该协议中最关键的内容是被标志为过渡水域的中介海区。根据该协定:被划为过渡水域的地方在协议生效5年后即2005年后,成为两国各自的专属经济区。而恰恰那一大片被标志为韩国过渡水域的地方,在历史上是我国渔民千百年来的传统捕鱼区,2005年后却不费韩国一分钱、未费一枪一弹地自动成为了韩国的专属经济区。
就是在这一片所谓的韩国专属经济区,近年由于中国渔民仍沿习惯前往捕鱼,而被韩国海警驱逐、虐打、处罚,成为争端激烈的地区。


(三)
  这里本来是一片无主权归属的公海。在没有签订中韩渔业协议之前,中国鱼船可以到这里捕鱼,只要不进入韩国领海就行。但自从这个协定签署后,韩国却认为自己取得了该海域的行政管辖权。虽然当时中方申明《中韩渔业协定》,不等同于海上划界,但韩国人已经事实上将其专属经济区作为海域领土严加守卫。因此后来两国间的渔业纠纷即不断发生。


20095月初,东北籍男子夏某出海打鱼时,不慎跨入该海境。他因非法侵入在韩国入狱10个月。
20101031,两艘中国渔船在该海域被韩国巡逻船扣押。
据韩联社20101130日消息,2010年,韩国木浦海警以非法作业为由扣押了共104艘中国渔船。
2008年和2009年,韩国海警分别扣留了133艘和122艘中国渔船,数年的总罚金高达数十亿韩元。
20101218,一艘中国拖网渔船与韩国海岸警卫队船只相撞而发生倾覆,事件造成2名中国渔民落水死亡,另1人受伤。
201133,韩国海警扣押了两艘涉嫌非法作业的中国籍渔船。在登船检查过程中,一名中国船员被韩国海警开枪击伤。
20111022,韩国扣押三艘中国渔船,无端抓捕31名中国船员。
20111212,两名韩国海警在黄海海域执法时与中国渔民发生冲突,一名海警受伤,另一名海警身亡。


自该《渔业协定》签署后,中国渔民被抓捕、中国渔船被韩国无理扣押的事件在这一片公海区域屡屡发生。中国渔民与韩国海警的冲突,一年要发生百起以上。从事正当渔业的中国渔民在黄海海域成为得不到国家保护的海上孤儿,甚至被韩国人诬蔑为黄海海盗


黄海公海部分的捕渔区域,本来是中韩两国都可作业的公共渔场,《中韩渔业协定》却把那里划为不允许中国渔民作业的海上禁区。
这片公海区域,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渔民在黄海上的传统渔区,凭什么被一纸协议就毫无代价地让韩国不费一枪一弹予以巧取?中韩渔业协议为中国渔民酿下一杯始终无法吞咽的苦酒!


这个《中韩渔业协议》实际是一个牺牲中国重大利益的不平等条约。不仅使得中国蒙受渔业损失,由于该协议基本按照韩方主张的利益范围划定经济海域,使得山东半岛周边的中国渔区及经济专属区域被压缩到了最小范围。苏岩礁本是中国领土,也被划为过渡区。甚至晚清甲午战败后,中国的沿海经济海域也未损失如此程度!


[font=verdana] (四)[/font]
不能不注意到,当时参与中韩公海两国经济区划界谈判的中国外交部方面官员之一是李滨(曾在外交部亚洲司任要职,2001年后出任驻韩大使)。此人于2006年已经被国家安全部门揭露是一个被韩国情报机构收买的内奸和韩谍分子。


[李滨,19567月生,北京市人,,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毕业,1977-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职员。1982-1986年,外交部亚洲司科员、随员、三秘。1986-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三秘、二秘。1991-1994年,外交部亚洲司(朝韩处)副处长、处长。1994-1997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韩民国大使馆参赞。1997-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朝鲜公使衔参赞;曾参与中韩海上划界谈判。
2001.10--2005.08,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大韩民国大使。2005.08--2006.06 任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2006.06,山东省威海市委常委、副市长(挂职)。
李滨于200612月因出卖情报及外交泄密被解职、拘押。]


据报道,李滨是外交系统目前发现的最高级别的间谍,十几年来为韩国以及美国提供了为数众多的中国外交机密,泄露和破坏了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外交政策。由于内奸的存在,《中韩渔业协定》,事实上存在欺上瞒下,廉价牺牲国家利益的严重问题。这个协定内容使中国在黄海中韩公海区域的海洋经济权益蒙受严重损失,也使得沿海渔民深受其害至今。


 尤为令人愤慨难平的是,虽然《中韩渔业协定》于2001年6月30日生效,但按双方协定,中韩渔业协定签署后,尚有5年过渡期,期间允许双方对海洋经济区划线范围进一步谈判。然而在此5年期间,中国驻韩国大使正是李滨。因此,在这个5年过渡期仍可挽回部分国家利益的时间被白白浪费了。


中韩渔业协定已经为中国渔民酿下一杯至今无法下咽的苦酒!
协定签署后,我国历史上一直在黄海水域对马、大小黑山,济洲岛外海等传统渔场作业的2万余艘渔船,被禁阻在外。这意味着极大多数渔船从传统的外海渔场撤出被迫挤向国内近海渔场,致使拥有世界最大捕鱼船队、同时也是作为世界最大水产品消费国家的中国的渔业空间在近海被挤压丧失三分之二(尤其是2001年9月16日12时东海渔场伏季休渔期结束以后)。沿海渔民不得不争抢本已十分有限的近海、内海水产资源,致使得近海连年几乎已经无鱼可捕。同时又意味着渔区数以万计的渔船被迫转产转业,数十万计的渔民面临出路和生计问题,中国渔业生产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20111212日中韩渔、警冲突的实际发生地点:
据有关渔业部门的资料调查,《中韩渔业协定》生效后对山东、江苏、浙江及福建沿海当地渔业生产来说,完全是一场灾难。据了解,舟山渔民失去30%的外海渔场,还有25%渔场作业受到严格限制,近万余艘渔船将陷入无海捕鱼的困境,数万渔民劳动力面临改变出路另谋生计问题。仅舟山一市年损失捕捞产量约30万吨、产值约20亿元。渔民们首先担心永久性失去赖以生存的外海渔场后收入会大幅度下降,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温饱也成问题。


《中韩渔业协定》于200163024时正式生效。但是根据该协定,缔约任何一方在最初五年期满时或在其后,并可提前一年以书面形式通知缔约另一方,随时终止本协定


笔者认为,对于严重损害国家海洋权益的《中韩渔业协定》中国有必要从国家利益角度重新审视和检讨。应当利用黄海渔权纠纷迭起这一契机,重开谈判,纠正原协定的失误。在对韩关系上,中国应该保持清醒的认知。韩国不仅从来不是中国的友好国家,而且是一个潜在的对手国家,甚至一直有分裂解体中国、蚕食中国领土而分一杯羹的梦想。


中国作为一个有尊严的主权国家,对于保护自己的渔民和维护本国的海洋权益,理所当然地应当当仁不让!
     附言:李滨操作的文件,就不须要审批吗?他上头是不是还有更大的卖国贼?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3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