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8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19 - 8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2-18

不做自己

明日的忧愁,明日再说。

■戴蓉

  每次在旅途中我都会想:如果命运的安排出现偏差,我也许就是自己遇见的那些人。

    我或许托生为傣族女子,盘发,穿孔雀图案的筒裙,挎布包,佩戴村里的匠人们打造的银饰。在泼水节到来之前上山采花,装饰白龙亭,然后一心等待被浇得透心凉的盛大节日。我住在竹楼里,星星挂在窗外,仿佛伸手可摘。心爱的人会耐心地吹奏着葫芦丝,然后走上三年那一架专门为上门女婿准备的楼梯,到我家来打三年苦工。

    我们信佛敬神,厅堂里的吉祥柱是包过糯米和芭蕉叶请法师来祈过佛的,一家人的灵魂紧紧相守。平日里,我听不见车声、市声,只看见炊烟从灶前袅袅升起,岁月如此静好。

    或者,我是滇西小镇卖纸的人。粉墙黛瓦、稻浪白鸥引得游人们啧啧赞叹,但他们很少会在我身旁停下脚步。我日复一日坐在我的桌前,从笔架上摘下毛笔练我的大字,直到有缘人问起,我才会告诉他我的宣纸是天然的构树皮,依照古法手工制作而成的。新鲜的纸浆还在一旁滴着水。我的纸坊无法像陶瓷、肥皂、饼干作坊一般掀起DIY的风潮,但是识货的人知道我的纸柔韧度和吸水性都是一流的,徐悲鸿就喜欢用这样的宣纸来画画。

    我也许是翡翠之乡的雕玉人。我的指间镂刻、琢磨出来的作品不会冠上我的名字,只是以种类、色泽、水头、工艺等指标在雪白的绒布上被细细打量,在聚光灯下待价而沽。然而我自己知晓,我雕琢的翡翠观音,发髻、面容、衣角、净瓶、莲台,那些圆润的线条,熠熠的灵光,是如何在深夜里感动了我自己。

    或者干脆我就是边境陆地口岸来打短工的异乡人,我只懂得卖力搬运货物,赚够三四天的开销,就快乐地回家喝点小酒,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不知道什么叫长远打算,明日的忧愁,明日再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8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