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2-18

我们很近又很远

其实,我们很近,只要一句话;我们又很远,没有一句话,如同咫尺天涯。

■鲁先圣

    那是在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去故乡接我的母亲。天空中下着小雨,我扶着母亲登上从故乡的县城返回济南的列车。

    天气并没有因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减少它的闷热,尽管车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但车厢里到处都散发着汗臭的气味。我选择一个靠窗子的位置让母亲坐下,我坐在母亲身边。对面坐着一位戴眼镜的青年女子,还有两位民工模样的中年人。接着,在我的外面又坐了一位青年人,戴着眼镜,像个学生。
    火车启动了,有风夹着雨滴吹进来,车厢里顿时凉爽起来。

    母亲极少外出,与这么几位陌生人这样近地坐在一起,我看得出她十分的尴尬与不适。她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终于憋不住了,问对面的女子:闺女多大了,到哪里去?一个老太太总不会让人产生敌意的。那女子嫣然一笑:大娘,去济南。母亲看了看我,说:咱一路,这闺女说话多甜。

    一时,我们这个窗口的气氛活跃起来。我邻近的青年与那女子攀谈,先自报家门,她是省内一家科研单位的,那女子又说起一个人,结果两人都认识,立时气氛更融洽了,互相介绍起自己的单位,女子是省一家医学院的,兰州大学毕业,是回老家探亲的。母亲很自豪地向人自荐起做记者的儿子,立时引来了两位民工的话题。他们说起农村的收成,农民生活的不易和外出打工的艰难。我们的窗口成了一个小沙龙。对面窗口的4个人都全神贯注地把头伸向我们这个方向,两边的旅客走到这里也停下来不走了。后来,整个车厢都被我们感染了,大家发自内心地谈论着,谈着自己单位的人与事,谈自己家乡的风土民情,谈天气、谈收成,甚至谈论国际局势。先前只有我们一个窗口说笑的时候,大家都在听我们的。现在,我细心地听着各个窗口的议论,品味着整个车厢的和乐气氛,愉快地笑了。

    这种氛围一直持续到济南。下车的时候,母亲还恋恋不舍地与同窗口的人告别,邀请人家到家中做客。

    这是一次极其特殊的旅行。我曾无数次坐这样的车厢去各地,但总是一言不发地看自己的书或独自眺望窗外的风景,极少与人谈论,更没有过一次这样快乐融洽的氛围。

    人与人很近,又很远。每一个人都渴望了解,渴望沟通,厌恶孤独。一个陌生的环境,一句话使大家沟通了,消除了隔膜,有了一次愉悦的交谈,甚至因而结交了一个心灵的挚友。而我们天天生活的环境同样是这样,也许只要一句话就够了。其实,我们很近,只要一句话;我们又很远,没有一句话,如同咫尺天涯。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29) |  收藏